您现在位置:首页 >> 帮教帮扶
  • 抽丝剥茧解心结 真情唤醒迷惑心
          近些年,教育转化工作的对象随之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特别是年龄偏大、容易受到蛊惑痴迷练习,并且在生活中有一定现实违法行为的法轮功人员,逐渐成为当前教育转化工作中一道难以逾越的障碍。对此,我们适时调整教育转化思路,灵活运用“攻心”、“暖心”、“动心”方法与技巧,突破攻坚的难点,强化巩固的重点,把握深挖的关键,成功地转化了一批法轮功痴迷者。我街居民张凤兰的成功转化就是比较典型的一个案例。  一、张凤兰基本情况  张凤兰,女,1956年11月出生,原大桥镇老街居民
    10-03 22:02帮教帮扶12
  • 我帮胡某走出“法轮功”泥潭
        “如果不是社区工作人员和反邪教志愿者挽救了我,我真不知道现在会是怎样......”  他叫胡原勇,男,初中文化,曾是重庆建设集团一名工人,他在单位是好员工,在家是好丈夫好父亲。1997年因改制,成为下岗工人,本不富裕的家庭,一下仅靠妻子工资维持一家人的生活。下岗的他,起初也到处寻找工作岗位,因高不成低不就,屡屡求职碰壁。慢慢地他的脾气越来越坏,看谁都不顺眼,心中憋着一团无名火。窝在家里,妻子就成了他的发泄对象,夫妻俩隔三岔五的就会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争吵不休。  妻
    09-25 23:05帮教帮扶11
  • 关于帮扶农村涉邪教人员的几点思考
          前段时间,笔者随着精准扶贫的同志到农村走访,几户群众由于痴迷邪教“全能神”陷入深度贫困,使笔者的内心受到了极大的震动,也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好在这几户涉邪教人员,通过基层“精准扶贫”“ 精准关怀”,现均已脱离了邪教魔掌,步入正常的人生轨道。下面,笔者针对如何更好地帮助农村涉邪教人员走出“泥潭”谈些看法。   一、反邪扶智,反邪教宣传与扶贫工作结合    基层要多渠道构建反邪教综合治理体系,筑牢基层反邪教屏障,用
    09-17 22:38帮教帮扶12
  • 兰州七里河区对女性邪教受害者开展心理疏导
          近日,省妇联权益部联合兰州市防范办走进兰州市七里河区开展心理关爱活动,特邀省妇女儿童心理咨询协会心理咨询师开展了心理疏导等关爱活动。  此次心理关爱活动主要针对原法轮功、全能神邪教人员中的女性人群,尤其是一部分在家没地位,生活中孤独无助,没有依靠,缺少关爱,依托邪教寻找依靠,摆脱烦恼的中老年妇女。  活动中,心理咨询师进行“一对一”心理疏导,详细询问了解她们的家庭状况、生活经历等,循循善诱有针对性地开展关爱和帮教,活动取得较好的效果。  活动结束后,兰州
    09-10 21:17帮教帮扶6
  • 我把痴迷“全能神”的姐姐拉回了正途
         “我们每个人都有信仰自由的权利,上帝是不存在的,没有人是创世主,命运由自己掌握,并不存在天堂或来世,我们只有此生来欣赏宇宙之美”。——霍金  写篇文章,是讲的我和我姐的故事,更是在讲述作为一名反邪教志愿者,一路走过来所体味的无助、坚守和欣喜。几年的经历也让我勇敢成为一名反邪教志愿者,参与到与邪教的斗争中,参与到挽回邪教受害者的行列中。  故事从一个电话开始……  “老六,今年春节回老家么?一家人过节一同吃个饭吧。”今年春节前夕,我诧异地接到了我姐给我的电话
    09-03 22:32帮教帮扶17
  • 痴迷“全能神”的母亲终于醒悟了
          我叫潘文武,今年46岁,是重庆市合川区钱塘中学一名体育教师。说来惭愧,为人师表二十余年的我竟然让自己的母亲沉溺在“全能神”邪教里多年,好在有反邪教志愿者的耐心帮助和劝导,才让痴迷“全能神”的母亲脱离苦海,最终醒悟。  我出生在重庆市合川区钱塘镇一个偏远的小村庄,家里兄妹三人,我排行老三,在父母和姐姐们的呵护下,我度过了无忧无虑的童年。我读小学二年级时,一直干采石工作的父亲不慎扭伤了腰,从此丧失了劳动力,生活的重担就压在母亲身上。从那时起,我就暗暗发誓,一
    09-01 16:30帮教帮扶17
  • 惊呆!曾经屡教不改的他竟然被这种方法感化了?
      家庭疗法(Feamily Therapy)又称家庭治疗,是以家庭为对象而施行的心理治疗方法,主要是协调家庭各成员间的人际关系,通过交流,扮演角色,建立联盟,达到认同等方式,改进家庭心理功能,促进家庭成员的心理健康。他是团体疗法的一个重要分支。据笔者多年跟踪调查发现,大多数痴迷人员在家庭情感、沟通、关爱等方面均不同程度存在障碍。经实践表明,家庭疗法适用于老年期或女性痴迷人员的心理矫治,笔者曾用家庭疗法帮助杨某摆脱法轮功。      网络图片  杨某,女,
    12-18 21:25帮教帮扶86
  • 摆脱“法轮功”后她成为反邪教志愿者
      走出“法轮功”阴影后,吉林省梨树县的李晓艳办了一家健康服务中心,还当上了反邪教志愿者。2017年9月25日,笔者见到了李晓艳,了解到她摆脱邪教的前前后后。  李晓艳的家,在梨树县一个普通的居民小区内,在二楼。得知笔者要来,接到电话后,她就迎到了楼下,生怕找不到。  其实,她的家很好找。在单元门下,就能看到挂于一楼与二楼窗户间的红牌匾:“原始点健康服务中心”。  这,就是她的家了。进到屋内,各个角落,摆满了各种瓶瓶罐罐,里面装有酵母。  卧室,除了一张床,还放有两张按摩椅。看来,她的家也成了她
    12-18 21:51帮教帮扶81
  • 脱离邪教后我重新入党
       我1971年参加工作,曾任原锦州市北山农工商总公司办公室副主任,多次被评为市、区先进工作者,1988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但是,由于放松政治学习和思想改造,理想信念动摇,被“法轮功”歪理邪说打倒,从开始希望强身健体到违法为“法轮功”讨说法,走向了党和人民的对立面,2001年3月受到公安机关行政处罚,同年7月被党组织开除党籍。回首往事,感慨不已。虽然我走过一段弯路,但在各级党组织的关心下,我重新找回了自己,重新加入了党组织,实现了我生命意义上的又一次重生。  1995年的一天,公司里
    12-18 21:07帮教帮扶74
  • 她脱离邪教后成为反邪教志愿者
      林小艳(化名),曾经是“全能神”邪教组织的骨干人员,为驱散家中“恶魔”,完成“神”的旨意,抛家弃子,使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支离破碎。幡然醒悟之后,她为之前的所作所为感到羞愧不已,同时也当上了反邪教志愿者。2017年8月底,记者见到林小艳,才了解到她摆脱邪教的前前后后。  为驱散“恶魔”,信奉“全能神”。  1972年,林小艳出生在来宾市金秀县一个小山村,入“全能神”邪教前非常勤劳顾家,和丈夫办了一个养猪场,养殖100多头猪,日子过得红红火火,一双儿女也懂事乖巧,是村里人人羡慕的小康家庭。  不
    12-18 21:30帮教帮扶75

主办:甘肃省反邪教协会 陇ICP备16001002号 物理传输中心地址:兰州市城关区电信二枢纽

通信地址:甘肃科技馆 省科协办公楼415室(安宁区银安路566号) 邮编:730000 联系方式:0931-88860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