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位置:首页 >> 典型案例
  • 妻子练功无用还是药到病除
    妻子练功无用还是药到病除
  • 痴迷练功逼妻子跳井自杀
    痴迷练功逼妻子跳井自杀
  • 李洪志排斥侮辱残疾人
    李洪志排斥侮辱残疾人
  • 警惕邪教组织“主神教”
          近日,中国反邪教网披露了一男子从事“主神教”邪教活动获刑的案情。  或许,很多人是第一次听说“主神教”这个名字。据网查,创立“主神教”歪理邪说的教主刘家国早在19年前就已伏法,但“主神教”的邪恶仍在延续,痴迷“主神教”的信徒近年还在广西、湖南一带传教。  女人信了“主神教”,无论多热都只能穿长衣长裤,把自己裹得密密实实的,颜色也不能穿鲜艳的,这是邪教组织“主神教”的规定。  除此之外,他们还宣扬在做神工的时候不能带手机、生病了不需要吃药,只要入教拿树枝驱
    01-08 21:46典型案例3
  • “法轮功”修来修去一场空
          11月24日,时值初冬,李洪志在《致台湾交流会》中发出瑟瑟哀鸣,道出了修炼“法轮功”的无言结局。  修炼“法轮功”什么也得不到  在《转法轮》中,李洪志曾经许诺弟子,修炼“法轮功”可以包治百病,可以开天目、上层次、得福报,可以白日飞升、佛体修炼、成为佛道神。李洪志甚至说过,“我们今天在短短几年中就要人圆满,承受过程只是一瞬间。”“叫所有大法弟子不管要不要身体,都带着身体飞上天。”然而,20多年过去了,李洪志的承诺一项也没有兑现。有弟子不信这个邪,认为自己
    01-08 21:09典型案例7
  • “祷告”治病害儿子左腿截肢
          我叫李文,男,汉族,1950年3月10日出生,小学文化,家住四川长宁县竹海镇高坝村。我家世代务农,老伴、儿子、媳妇及孙子一家5口,三世同堂,过着平淡而幸福的生活。然而我因痴迷“门徒会祷告”治病,贻误儿子的病情,致使儿子左腿截肢,造成终身残疾。家庭因此穷困潦倒,成了本村的特困户。   1998年4月的一天早上,一个名叫代强的外地人,来到我们高坝村“传福音”,他问我:“你有病没有?家里有什么人,有病吗?”。当时以为他是善意来关心我,于是我就老老实实
    01-04 21:18典型案例16
  • 姚先林深夜“练功”晕倒深沟
        我叫姚先林,家住四川省古蔺县大村镇桑木村,现年50岁,家有父母、妻子和两个儿子。我于1988年5月入伍当兵,1991年10月退役回家后,不久就与邻村的王自先结了婚,妻子贤惠,孝敬父母,她勤劳又朴实,一家人日子还过得不错,令周围的群众羡慕不已。   可是人有旦夕祸福,意外降临来了。我们结婚两年后,一直都没有孩子,这让两位老人非常不生气,我和妻子也很着急,于是我就带着妻子四处求医,家里近五千元的积蓄很快就花完了。   1994年2月,我妻子终于怀孕了,
    12-31 22:19典型案例25
  • 为“尽本分”她丢了家
          王慧卿,是沂南县人,49岁的她原本有一个幸福的4口之家,可是因为“全能神”她丢了原本幸福的家。  2011年3月,42岁的她从银行退下来,觉得空闲时间多了,想找个精神寄托,于是加入了信“全能神”的行列。当时,她的一位老客户,跟她说“全能神”就是基督教,她虽然以前没信过什么宗教,但听说过基督教,为此没有怀疑地就跟着信了“全能神”。  一开始,她就是随着一起学一本《话在肉身显现》,并和姊妹们一起交通,感觉自己的生活很充实,摆脱了退休以后的寂寞,她丈夫也没太在
    12-19 22:08典型案例11
  • 诅咒与禁锢:邪恶帝国内被游戏的人生
    “ 我选择信神、跟随神……我愿在神面前起誓,接受神鉴察,守住我的誓言……绝不出卖弟兄姊妹的任何信息,不出卖神家的利益,如有违背誓言,愿神的惩罚咒诅立即临到,活着生不如死,死时死无全尸,死后焚烧万年。 ” 怀着一颗虔诚向“神”的心,2017年6月25日,琳琳立下毒誓,写下了上面的话。    那时候的她还不知道,自己认定的这个“神”,其实是早被国家打击取缔了的邪教组织“全能神”。    她更加不知道的是,自己以为可以追随
    12-10 22:14典型案例68
  • 她们被邪教“门徒会”骗进深山
          事情发生在九十年代末期秦岭山脉的陕西省周至县九焰乡金镇平村。  美丽、淳朴的姑娘吴雪梅是当时金镇平村漂亮、能干的姑娘,十八岁的她长着白皙的皮肤,精致的五官,高挑的身材,还留有一根长长的乌黑的辫子,是九焰乡小伙子梦寐以求的对象。也许是因为自己读的书太少,吴雪梅一心想找一个有文化的伴侣,她很崇拜邻村的大学生李开来大哥。  每次,李开来回来都能告诉她外面的世界和新鲜事情,让她大开眼界。所以她有事没事也总爱往他家跑,大伙都以为她喜欢李开来,因李开来有女朋友,闺蜜
    12-04 20:23典型案例18
  • 亲历者:中国留学生需警惕韩国邪教“新天地”
          编者按:2018年9月10日,一中国留学生在58同城“首尔海外社群”发帖《亲身经历:提醒在韩中国留学生警惕超隐蔽韩国邪教新天地》,讲述她在韩国受邪教“新天地”诱骗的经历,提醒在韩国的留学生对“非正统基督教的邪教组织”保持警惕。本网现予以转发。  为了详细介绍这个过程,写得比较长,涉及到我们可能面临的可怕危机,请务必耐心读到最后!本人24岁,女,来韩国2年,目前在首尔某大学读研究生。写这篇文章想整理一下不久前刚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也就是差点被韩国邪教洗脑的
    12-04 20:15典型案例66
  • “全能神”毁掉了她儿子的学业
          王红梅,今年57岁,家住深圳市南山区。每当谈起儿子,她总是很愧疚地说,若不是因为“全能神”,他儿子一定能上大学,有份好工作,不会打零工。  事情原来是这样的。2006年,王红梅由于跟丈夫做生意累坏了身体,为了得到神的保佑,在生意伙伴孙淑玲的劝说下,信了“全能神”。  信了“全能神”以后,她经常跟几个“全能神”姊妹聚会,可能是由于转移了注意力,加上不太在意生意的事情,操心少了,她感觉原来胃部疼痛的程度减轻了,她感到可能是信神的作用。特别是在孙某介绍她自己身
    11-28 20:19典型案例77
  • 永远的缺憾
         李美凤原是山东省沂南县某中学教师,丈夫在铁道部门工作,经常在外地,平日他们离多聚少,女儿出生以后使得李美凤的生活充实了不少,可是由于忙于工作和孩子,李美凤觉得自己的身体大不如从前,不是胃部不适服就是感冒发烧。      1998年底,为了锻炼身体,李美凤随邻居一起加入了他们县城东凌小区的一个“法轮功”练功点。当时他们也不知道“法轮功”传播的是邪教,误认为是一种气功。并且身边功友告诉他们,精心修炼“法轮功”不仅能消除各种病痛,还
    11-20 21:18典型案例13
热门文章

主办:甘肃省反邪教协会 陇ICP备16001002号 物理传输中心地址:兰州市城关区电信二枢纽

通信地址:甘肃科技馆 省科协办公楼415室(安宁区银安路566号) 邮编:730000 联系方式:0931-88860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