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位置:首页 >> 典型案例
  • 我的“前世今生”
    我的“前世今生”
  • “法轮功”夺走了我堂叔的命
    “法轮功”夺走了我堂叔的命
  • 他的左眼就这样失明了
    他的左眼就这样失明了
  • 我的“前世今生”
          我叫吴德红 ,是广州市海珠区菩提路小学退休教师,勤勤恳恳地耕耘在教育岗位上30多年,为教育事业奋斗了大半生,2015年正式退休。然而回首自己的人生经历时而为自己庆幸,时而内心又隐隐作痛,心有余悸,很多事情依然历历在目,无法忘却。      痴迷“修炼”,我误入歧途  1998年初,老乡给我一本《中国法轮功(修订本)》,我被“真善忍”这三个字所吸引,并崇拜他的练功“奇效”,开始练习起了“法轮功”。  &nb
    11-13 07:45典型案例0
  • “法轮功”夺走了我堂叔的命
          我是深圳市福田区人,1998年底为祛病健身开始习练“法轮功”,痴迷李洪志的歪理邪说,深陷“法轮功”的泥潭十几年不能自拔。在反邪志愿者的帮助下,我逐渐恢复了正常人的理智和情感。想起我身边的功友——我的堂叔,因“消业论”所蒙骗拒医拒药而死的悲惨下场,我更加看清了“法轮功”宣扬的“祛病健身”的欺骗性和危害性。  小病酿大祸,我堂叔拒医拒药名悬一线  我堂叔名叫熊始光,广东梅州人,66岁,原是一名军人,转业后在梅州市水产公司上班。1988年,他因身体虚弱而加入了
    11-05 22:15典型案例12
  • 他的左眼就这样失明了
          林大鹏,男,49岁,保定市徐水区瀑河乡屯里村农民,初中毕业后在农村务农,22岁就娶妻生子,小日子虽不富裕,但也恩爱和睦。几年后,林大鹏做起了水果生意,他头脑灵活,又勤快肯吃苦,生意十分兴隆,家境也一天比一天好起来,还在村里盖起了宽敞明亮的新房,日子过的红红火火。       受人蛊惑,误入邪教       2004年初,林大鹏感觉眼睛经常不舒服,有视物模糊感,到区人民医院眼科
    10-29 21:19典型案例2
  • 老贾的辛苦钱全被“全能神”掠走了
        老贾,名叫贾晓明,今年62岁,家住深圳市福田区,做面食生意。  做了几十年生意的老贾,虽然辛苦,但一家老小过得还很幸福。老贾把儿子培养成才以后,儿子顺利地在广州找到了工作。但老贾和妻子子儿子上大学以后,就逐渐地觉得孤单了一起来,特别是儿子工作以后,虽然离广州不远,但也不能天天见到儿子。  为了充实生活,也为了健身,老贾做面食之余,想找点事做,派遣孤独,也就是在2009年底,老贾的陕西老乡周伟强,告诉他信“全能神”能保佑他平安幸福,而且信教的人在一起交通交通还很充实,心
    10-22 21:22典型案例4
  • 门徒会害的我差点离婚 (车娟娟自述)
          我叫车娟娟,家住张掖市高台县新坝镇新坝镇新生村,1982年5月12日出生,今年36岁,初中文化,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农村妇女。我们家以耕地为生,生活不富裕,加上儿子身体不好,时常有病,村里出去打工的人也越来越多,为了增加家里的经济收入,我和丈夫一商量决定我们二人一起到兰州去打工。      2011年4月底,我和丈夫兰州打工期间,遇到在外打工的表姐戚秀兰。俗话说老乡见老乡两眼眼汪汪,何况我们遇到的还是表姐,亲热劲就甭提了。我们夫
    10-15 22:11典型案例21
  • 倪雪英:“法轮功”带给我家无尽的伤痛
         我原先在南京无线电元件九厂工作,曾经也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丈夫彭继龙,玄武水电安装公司的退休职工,还有儿子。我们这个三口之家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但也和睦幸福。可是转眼之间幸福生活不再,如今我丈夫彭继龙因痴迷“法轮功”不看病吃药最终因病去世,儿子37岁了至今还没结婚,家里住的是最简陋的房子。这能怪谁了,只能怪我们,怪“法轮功”邪教,是李洪志害了我们一家。     说起我和我丈夫彭继龙误入“法轮功”邪教的经历还要从1998年说起,那时
    10-08 20:02典型案例8
  • 两“学霸”女儿成才成家 他却受蛊惑走上了邪路
       “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我怎么会误入歧途还走上邪路?这些天我一直在反省……”近日,记者在桐庐县看守所见到并采访“老马”时,他反复重复着这句话。  就在9月11日清晨,桐庐警方组织警力对全县“全能神”聚会的窝点进行冲击,彻底摧毁了当地“全能神”邪教组织体系。  61岁的“老马”就是警方当场抓获的邪教成员之一。而在乡邻们的眼里,“老马”是远近闻名的“江湖郎中”,他用自己上山采来的草药给人看病,特别擅长跌打损伤方面的治疗,很多病人都慕名而来。“老马”也凭着给人看病的本事,把两个
    10-03 22:28典型案例26
  • “全能神”险些摧毁了他的家庭
           张顺弟,男,他生于1940年11月16日、初中文化程度、全家2口人、重庆市铜梁区西河镇,因痴迷“全能神”传“福音”“得福报”,差点家庭破碎,成为孤家寡人。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张顺弟身强力壮,勤劳劳作,在家种植的水稻、玉米等庄稼既高产又优质,成为村里的种粮大户还承包村里的水塘养鱼,经济收入可观,妻子贤慧,相夫教子,家务料理得井井有条,三个儿子聪明能干,相继结婚有了各自的家庭,没有了负担的老两口就种点自己吃的粮食、蔬菜,生活过得很滋润,受到邻居
    09-25 23:06典型案例21
  • “全能神”邪教危害学生群体
        “全能神”是世界公认的古怪邪恶的邪教。该邪教不仅对妇女儿童实施残害,而且其对学生的伤害一样残忍、令人发指!  “全能神”把无辜小学生作为“惩戒”对象  “全能神”好进难出。该邪教在《话在肉身显现》中说:“神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曾口头对他忠心却背叛他的叛徒,这样的人将受到灵、魂、体都受惩罚的报应。”明目张胆的威胁成员不准脱离“全能神”,谁脱离“全能神”,谁将会受到严酷的惩罚和血腥报复。如2010年,河南一个“全能神”信徒意图脱教,“全能神”便对其还是小学生的亲侄儿狠下毒手,
    09-17 22:07典型案例110
  • 家人盼高爱玲快回家
        “看着女儿这个样子,我真的心如刀绞。要是她妈在身边,有人帮着一起看看孩子,说点宽心话,她也不至于变成现在这样。”看着眼前胡言乱语、精神不振的女儿,年过半百的郭建文不禁泪如雨下。  郭建文家住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兴和县,原本有个幸福的家庭,妻子贤惠,女儿乖巧,几年前还抱上了外孙女,一家人的生活算不上富足,但简单幸福,然而这一切都在妻子信“全能神”后改变了。  回家探亲,误入邪教坑。  2006年,郭建文的岳母身体不适,打来电话喊妻子高爱玲回娘家照顾,谁知这一去,却为这个平静
    09-10 21:00典型案例43
热门文章

主办:甘肃省反邪教协会 陇ICP备16001002号 物理传输中心地址:兰州市城关区电信二枢纽

通信地址:甘肃科技馆 省科协办公楼415室(安宁区银安路566号) 邮编:730000 联系方式:0931-88860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