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位置:首页 >> 帮教帮扶 >> 浏览文章
热门文章

我把痴迷“全能神”的姐姐拉回了正途

2018/9/3 22:02:32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0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我们每个人都有信仰自由的权利,上帝是不存在的,没有人是创世主,命运由自己掌握,并不存在天堂或来世,我们只有此生来欣赏宇宙之美”。——霍金

  写篇文章,是讲的我和我姐的故事,更是在讲述作为一名反邪教志愿者,一路走过来所体味的无助、坚守和欣喜。几年的经历也让我勇敢成为一名反邪教志愿者,参与到与邪教的斗争中,参与到挽回邪教受害者的行列中。

  故事从一个电话开始……

  “老六,今年春节回老家么?一家人过节一同吃个饭吧。”今年春节前夕,我诧异地接到了我姐给我的电话。本是个很平常的问候,却让我等了6年!你很难理解我当时的激动和开心!上次接到姐的主动来电,是2012年我刚到现单位工作不久。姐给我的来电内容很短,语气关切而急促,“六弟啊,当世界末日来临的时候,你不要害怕,你要跪地面北求拜,请求神的庇护。一定要记住啊,面北跪拜啊。”我当时对此了解不多,也只能吱吱唔唔。但本能告诉我,我姐肯定是受到了什么邪教的毒害。后来,从姐姐的种种表现,我判断我姐是信了“全能神”邪教。

  将我姐和邪教连接在一起,我一直难以相信。姐姐在我兄妹中排行老四。作为兄妹中老末的我,记忆中满是姐姐的呵护,关怀备至。听我父母说,姐从小文弱,体质较差,但在学习上一直是佼佼者,也一直是我们兄弟姐妹的榜样和骄傲。我对姐小时候的记忆一直定格在“文静,体弱,和善,学习优秀”中。

  就是这么一个可亲可爱的姐姐,生活给了她难以承受的磨难。在她结婚的第8年,孩子才5岁的时候,丈夫患尿毒症过早的离世。后来,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我可亲的姐姐如何被邪教引诱加入邪教?是不是因为苦难的生活给她难以承受的压力?万恶的邪教又是如何无孔不入的蛊惑到我善良、多难、无助的姐姐?

  随着对邪教认识的加深,我对姐的愧疚之情越来越深,也暗暗地告诫自己一定要劝告挽救姐姐,让她回归正常的生活。多年来,我利用每次回老家的机会,积极创造机会和姐姐交流,平时也经常打电话给她讲讲邪教的特点和危害,劝告她一定不能执迷不悟,要早日融入社会,回归生活。

  我本以为姐姐会听取我的劝说,因为曾经的姐姐是那么的通情达理,是那么的聪慧顺良,并且原来的姐姐是那么的喜欢我,听从我的。可这次绝然不同!姐姐面对我的劝说,根本听不进,有时候还会倒过来劝导我:“弟弟啊,你不能再说了,我求求‘神’,求‘神’不去责罚我的弟弟。”事情发展到最后,姐姐根本不愿意和我面对面的进行交流,甚至也不再接听我的电话。那一刻,我感觉特别的无助,感觉姐姐已经深受邪教的蛊惑,深陷其中而不能自拔,人完全变了样,不再有往日的荣光。

  如果说,多次的劝导无效,仅是让我感到惭愧和无力外,而母亲的离世,让我对姐姐产生了憎恨。2014年12月,母亲过世,一家人陷入悲痛之中。按照老家的习俗,子女必须要披麻戴孝,上坟守灵的。我还清楚的记得,当娘的灵柩抬起走向下葬地的时候,当所有的子孙捧起孝棒一路撕心痛哭的时候,姐姐只是木然地站在路口,满眼含泪而不能为自己的母亲送上最后一程。这种毫无亲情伦理的做法,肯定是姐姐所信奉的那个邪教给她的指示!那一刻,我居然对我一直可亲可敬的姐姐产生了恨意。也就是在那一刻,我更深切地理解了邪教的邪恶,对深陷邪教的人产生了怜悯。也正是在那一刻,让我明白,我以前对姐的挽救工作还只是那么浮浅,我并没有走进她的心里,也没有体会她的痛苦,她也是一个深陷其中十分痛苦的受害者,其实,她是多么需要有一个人从灵魂上帮她一把拉她一把啊!

  我改变了挽救姐姐的策略,读了大量的反邪教知识和挽救亲人的方法,通过经年累月的积累,我掌握了大量的反邪教知识。为了做好姐姐的工作,前两年我明显增多了回老家和与姐通电话的频次,这样可以大大降低姐姐与邪教接触的机会。每次面对面的接触交流,从偶尔提及“全能神”邪教之外,我大多讲其它邪教祸害人的故事,而且都是短小的那种故事,开始姐姐不愿意听,表现出强烈的反抗意识,但架不住我的坚持和温柔的问候,姐姐能够听我的三言两语,后来我就不紧不慢的开始了我的劝导之旅。

  自从姐姐能够接受与我对话以来,我把国内外的邪教基本跟姐姐讲了一遍,用邪教的实例讲清邪教的特征表现、惯用的伎俩和现实的危害,引导她主动远离邪教“全能神”。姐姐一心向好的本性终于在我的坚持下开始回归,也一点点恢复自信,不再像从前一样刻板,开始关注想新的事物,对现实生活的偏见也正在一点点的消亡。

  家中的兄弟姐妹多,也是我的一大优势,我发动家中的兄弟姐妹转变观念,不对姐姐敬而远之,说服大家换位理解她的苦难经历,主动帮助解决她的生活困难,尊重姐的想法和自尊,引导她走出迷茫。全家人在我的感召下,一同做好陪伴,终于将我那可怜的姐姐从邪教那里拉回到家庭,拉回到亲情,拉回到现实社会。

  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慢慢地,姐姐愿意与人交流了,话也多了,笑容也回到了脸上,也愿意主动走亲访友了,还主动找了一份稳定的工作。我知道,我那原本活泼文静的姐姐又回来了!

  有了我和我姐姐的这段经历,我果断的加入了反邪教志愿者的行列,用自己的亲自历经帮助更多的受害者重回家庭。

  我和我姐的故事讲完了,于是就有了春节前姐姐给我的那个电话。春节回家,一家人一桌围坐,我又看到了那个可亲可敬的姐姐,她终于走出了幽闭,还会主动地与大家攀谈,偶尔也会讲一段笑话,一家人其乐融融的笑声是那么的温馨。

  最近,我在单位接到了姐姐打过来的电话,姐姐告诉我,在春节过后,她就去了苏州儿子那里找了一份工作,现在陪儿子在一起生活,一切都很好,让我放心。我敬佩姐姐走出邪教阴影的勇气,更为姐姐的坚强点赞。 


主办:甘肃省反邪教协会 陇ICP备16001002号 物理传输中心地址:兰州市城关区电信二枢纽

通信地址:甘肃科技馆 省科协办公楼415室(安宁区银安路566号) 邮编:730000 联系方式:0931-8886092